【FGO】那是戀 但並非愛 07【梅林羅曼】(限)






羅馬尼是被水聲吵醒的,他睜開眼睛時室內沒開燈,唯一的光源是落地窗外的夕陽。

剛從沉睡中甦醒的大腦花了幾秒鐘運轉,接著就像是開關被打開了一樣,稍早前的回憶一幕幕的湧上羅馬尼的腦海。

先是被梅林牽著走回家,然後被他抱住、聽他說他的過去,接著被推倒在沙發上,最後他們─────

「那那那那是接吻、算是接吻沒沒沒沒錯吧……
一旦回想起來後,就連當時的觸感也變得如此清晰,而且那傢伙還把舌頭伸進來了!
紅著臉摀著嘴,羅馬尼努力地想把思緒理清,但是大腦裡浮現的全都是梅林的臉龐,不論是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形、還是之後相處的情形、又或是兩個人一起被吉爾嘉美修綁架的情形,全都像是電影般一幕幕的不斷播放,而當中最清楚的舊莫過於今天中午的那個……………

思緒完全被某人佔滿的童貞醫師完全沒注意到在他紅著臉發著抖時,水聲停止了,隨著打開的浴室門出現的除了滿溢的水蒸氣外,還有個只在腰上圍著一條浴巾的男人。

「早安~羅馬尼,有睡飽嗎?啊、不過這個時間應該要說晚安了喔?」
梅林一走出浴室便直接往床邊湊,兩手一伸,處於極度混亂的羅馬尼便被他圈在懷裡,順便在太陽穴上偷了個吻。

「睡飽?對啊……我一定是最近睡眠不足才會夢到跟那傢伙接吻───什麼啊原來是夢啊哈哈哈。」

彷彿沒聽到梅林的話一般,羅馬尼捲起棉被,將自己縮在被窩裡決定用睡眠逃避現實,結果被梅林連人帶被的壓在身下。

「那可不是在作夢喔,羅馬尼你當時明明很陶醉,還主動環住我的脖子。」

「哇啊啊啊啊啊啊────!!!」

年近而立卻仍是母胎單身的純情醫生顯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種情況,只能悶在棉被裡大叫,梅林看著這樣的他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好玩啦。


他本想在中午就直接一鼓作氣把羅馬尼吃乾抹淨的,不過他們倆都熬了一整天夜,雖然自己對體力很有自信但羅馬尼眼下的黑眼圈讓他決定先暫時放對方一馬,養精蓄銳後再來。於是他將羅馬尼從沙發抱回了床上,然後將他摟在懷裡小睡了一下,過程中羅馬尼也乖乖的沒有任何抗議,甚至還主動抱住自己,模樣可愛得不得了。

「羅馬尼玩弄了我的感情過後就想翻臉不認帳了嗎?好-過-分-唷───!」

大哥哥我要哭了喔!隔著被子也能清楚聽到對方在說什麼,雖然明知梅林是故意在戲弄他,但是他哀怨的語調還是讓羅馬尼稍稍拉開了被子,探出了半顆頭,然後立刻被梅林用兩手固定住臉頰,額頭抵著他的,被那雙有透明感的紫色眼眸盯著,讓羅馬尼的臉又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是說羅馬尼,你居然在借給我的書上據透!太過分了吧!」

「呀!那、那個是……

捧著他臉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將他的臉往兩旁揉捏拉伸,羅馬尼想起來了,自己在那本推理小說的最前面寫了兇手名字的縮寫,雖然用鉛筆刻意寫得很淡,不過還是被發現了。
可是真要說的話梅林一開始就知道吧,因為他可是─────


「壞孩子該怎麼懲罰呢?嗯?你說說看?」

「嘎哈哈哈哈哈──!好癢!住、住手啦哈哈哈……

梅林接下來的動作打斷了羅馬尼的思考,他一口氣鑽到棉被裡,然後開始對著羅馬尼的腰、腹跟身側大力的搔癢,怕癢的羅馬尼很努力地想推開他,但礙於整個人被壓在身下無法施力,只能不斷求饒。

最後梅林似乎是覺得玩夠了,停止了雙手的動作,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吻。

嘴裡有不屬於自己的舌頭正在舔舐著自己的口腔內壁、強迫自己的舌頭跟著交纏,噴在臉上的吐息及體溫都一再地告訴羅馬尼這並不是夢。短暫的溫存結束後,羅馬尼突然發現有個異物頂著自己的下腹,同樣身為男性的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熱度一口氣從脖子竄到臉頰,他這副滿臉通紅的樣子看在梅林眼裡,只有秀色可餐可以形容。

「這次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囉,羅馬尼。」

「我、我我我………我想先洗個澡………………
無法思考的羅馬尼最後只能勉強擠出了這句彷彿是自己躺上砧板、任人魚肉的句子。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太快了吧!?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在梅林家的浴室洗澡!?而且接下來我們是要那那那、那個對吧!?欸?

「嗚哇啊………

滿腦錯亂的蹲在不斷噴灑的水柱下,羅馬尼抱著頭,回想著跟對方相遇以來的一切。

梅林總是可以在自己最疲累的時候來找自己,強拉著自己去吃飯或是塞幾個蛋糕給他,然後叫他放空什麼都不要想,羅馬尼得承認,那樣的行為雖然簡單,卻也讓他不斷運作的大腦有了喘息的空間。被梅林當成抱枕的時候,雖然很尷尬,可是也不討厭圈住自己的那雙手。在巴比倫尼亞的圖書間裡,自己主動抱住了攤在自己身上的梅林,不是因為他為了迦勒底作的那些事,只是單純地想抱著看起來很疲累的他。被他從車站牽著回家時,也因為他的手握起來很舒服所以沒有甩開。看到梅林被其他女孩子注視時會不爽,雖然這傢伙有時候講話很欠揍但是被他抱在懷裡的時候───很開心。


所以這樣他們可以算是那種關係了嗎?戀愛經驗值零的羅馬尼反射性地想要找梅莉求助,可是梅莉就是────想起了某個血淋淋的事實後,羅馬尼覺得自己的腦袋更混亂了。

可是、萬一自己對梅林不是那種的喜歡,只是單純覺得待在他身邊很舒服、利用梅林當避風港的話,那樣會不會因此而傷到梅林!?

一想到總是掛著笑容、戲弄自己的那個人有可能因為這樣而露出難過與失望的表情,讓羅馬尼的大腦變得一片空白,連浴室的門被打開了都不知道。


「這樣子會感冒的唷。」
梅林將他從地上抱了起來,然後圈在牆壁與自己的中間,對方的體溫讓羅馬尼感覺到很舒服,可是……

「為什麼你會進來啦!」而且只圍了一條浴巾!

「因為羅馬尼你都沒動靜我還以為你昏倒了嘛。」

關掉蓮蓬頭,抓起放在置物架上的大毛巾裹住了濕漉漉的羅馬尼,梅林將他抱在懷裡,像是哄小孩似的拍著他的背。

「在想什麼?是關於我的事嗎?」

「嗯……

「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雖然你有時候真的很欠揍,可是大部分的時候我覺得我是開心的……

羅馬尼說著說著就低下了頭,梅林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但是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不是喜歡你,只是單純覺得你很好依賴、一起相處很舒服才想跟你在一起的話……那樣對你豈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

梅林從以前就知道羅馬尼很單純、甚至在某些方面而言可以說是單蠢,不過他還真的沒想到對方是這麼的───會為了這種事情煩惱不就代表你超喜歡我的嗎?羅馬尼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這樣下去的話我豈不是會變得更喜歡你了嘛!

被對方的發言給弄得心花怒放的梅林因為過於開心所以說不出話,但他的這份沉默反而被羅馬尼理解成另一個意思。

「你果然生氣了……唔!?」

沒說完的話語被堵在梅林的唇裡,雖然對方的吻技早在前幾次當中就已經有所體會,但每次被親的時候還是讓羅馬尼招架不住。

嗚哇!為什麼只是接個吻也會這麼舒服啦……

思考再度因為對方溫柔的對待而開始停止,近到可以在對方的瞳孔裡看到自己的距離讓羅馬尼覺得自己彷彿要融化一般。

「舒服嗎?」

點頭。

「喜歡這樣嗎?」

點頭點頭。

「那如果我對別人也這樣呢?」

搖頭,用力的。

梅林笑了,接著把他抱得更緊。

「吶、羅馬尼,你剛剛說跟我在一起很舒服,所以才願意留在我身邊是嗎?」

「嗯……

「那麼只要我成為讓你覺得"跟這個人在一起最舒服"的對象的話,你就會一直待在我身邊了?至於你喜不喜歡我這點,就慢慢想沒關係啊,我等你。」

羅馬尼瞪大了眼,他完全沒想到梅林居然會這樣說,他嘴巴張張合合、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最後才硬生生的擠出一句話來: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為什麼啊……?因為你不覺得魔法少女跟唯一的支持者可以修成正果這樣很浪漫嗎

大大的笑臉配上那句話,將羅馬尼最後的堡壘給徹底擊沉,不留一點痕跡。




「嗚、嗯──」
背部底在浴室的牆壁上,羅馬尼必須用雙手摀著嘴,才能阻止因為快感而發出的呻吟流漏而出,在他的胸前有顆白色的腦袋不斷的啃咬著因為很少曬到太陽而顯得白皙的肌膚,左邊的乳頭被溫暖的口腔包圍著,舌頭滑過乳尖時的快感讓他不禁想放聲大叫。雙腿間的某樣器官被長著繭的大手包覆揉捏著,在快感的作用下變得硬挺,羅馬尼想要解放,洞口卻被梅林用拇指堵住。

「乖、現在還不行唷。」
溫柔的呢喃彷若惡魔的誘惑,羅馬尼只能像聽從老師教導的孩子般乖乖點頭,梅林似乎很滿意他這樣的反應,手指繼續往後,輕輕的在性器與臀部中的會陰處按了按。

「────────!!!」比快感更強大的刺激讓羅馬尼幾乎要癱軟,必須用手扶著眼前人的肩膀才不至於滑坐在地上。

先用掌心微微加熱後再用單手打開了潤滑液的蓋子,手指上的黏稠觸感還是比體溫略低。羅馬尼感受到梅林咬了一下他的耳朵,說了句忍耐一下,接著後方那個怎麼看都不是用來進入的部位便被裹著潤滑液的手指給入侵了。

異物入侵的感覺讓羅馬尼發出了小小的悲鳴,抓著梅林肩膀的手指發著抖,雖然害怕卻又有些期待接下來的行為。

手指緩慢卻確實的進行著擴張動作,見羅馬尼慢慢習慣自己的入侵之後,梅林也不客氣的增加了手指的數目,他其實已經快到了忍耐極限,汗水從他的太陽穴滑下,羅馬尼見狀,下意識地用舌頭幫他舔去,但這動作對於梅林來說與玩火無異。

雖然擴張還有些不足,可是沒辦法了──他這麼想著然後抽出手指,接著抬起了羅馬尼的腿。

「羅馬尼真是壞孩子唷。」

親了親對方那因為快感而濕潤的眼角,下一秒比手指還要粗大且炙熱的東西便這樣挺了進去。

「呀────」與手指截然不同的沉重觸感讓羅馬尼腦袋一片空白,熱度伴隨著痛感讓羅馬尼反射性的想推開梅林,卻被對方抱得緊緊的以親吻跟舔拭來轉移注意力。

見掙扎無效,羅馬尼只好模仿梅林的動作,舔著對方的嘴唇與臉頰,他這種行為似乎讓梅林很滿意,微微的抽出了性器,下一秒卻又更深的進入。

腰部被抓著,臀部因為與對方的肉體不斷的碰撞而發出了聲響,伴隨而來的快感讓羅馬尼覺得自己的大腦簡直要變成一坨糨糊,只能憑著本能發出一聲聲的呻吟。
他已經因為生理反應而射了兩次,在他體內不斷衝刺的男人也早已將精液撒在他體內,卻仍是嫌不夠似的不斷進攻,兩人結合的地方一邊摩擦一邊發出了滋滋的聲響,配著男人的低喘以及直達腦內的愉悅感,一切都讓人覺得彷若置身夢境。


在又一次的釋放後,本以為結束的羅馬尼卻被梅林雙臂使力,像是抱小孩般給整個人抱了起來,就這樣以兩人某部位還連著的情況下走了起來。
為了防止掉下去,他只能用雙手緊緊地圈著對方的頸子,雙腳使力的夾在對方腰上,但也因為這樣的姿勢,導致他能更明顯的感受到對方埋在自己身體裡的肉柱因為行走的關係而不斷動作著,就連形狀都一清二楚,這種羞恥感反而讓他的內壁更加的收縮。

「羅馬尼明明是第一次卻這麼色呢──」

「明、明明就是因為你……


被放倒在雙人床上,雙腿被架在對方的腰側,然後再度承受快感的侵襲。他已經記不清兩人變換了多少姿勢、發洩了多少次,就連好棒!好深!再快一點!之類平常絕對不可能說出來的羞恥話語也敗給了慾望的誘惑,直到月亮掛上天空正中央為止,羅馬尼都沒能從歡愛的牢籠中逃出生天。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