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在那之後的事(下) 【梅林羅曼】(限)







「所以說你到底是來幹嘛的?之前不是才說你要去紐西蘭買牧場養羊嗎!」


「我本來是這麼想啦可是那邊的女生好多都長得比我還高,所以我就把牧場又賣掉了……唉呀!看來下次買牧場前要先調查看看該地區女性的平均身高呢!」

…………

羅馬尼用手指揉了揉不斷抽動的太陽穴,他們三人現在正坐在附近的咖啡廳內,深知自家父親性格的羅馬尼還特地請服務員給了他們最角落的位置,但大衛的大嗓門以及脫線的談話內容依舊引來了些許側目。

梅林看了看對面那個對著服務員微笑招手然後加點了一堆東西的男人,再看看身旁從包裡翻出胃藥然後大口灌水吞下的戀人,這對父子還真是南轅北轍啊……而且剛剛那個對話內容是怎樣啦?



「是說、你!跟羅馬尼是什麼關係?」

梅林正要拿起咖啡的手因為大衛的一句話而放了下來,思考了幾秒,他在桌子下握了握羅馬尼的手,然後決定照實回答:

「是、我跟羅馬尼,現在正在交往且同居中。」

一旁的羅馬尼並沒有接話,只是靜靜地回握住梅林的手,與他十指交扣,但是梅林還是從眼角餘光發現戀人藏在頭髮裡那發紅的耳根,讓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緊緊的牽住對方。

對於今天第一次見面的陌生男人突然爆出的驚人發言,大衛只是睜大了眼睛三秒,接著再度揚起嘴角,笑容可掬地跟梅林聊天。

「原來你是羅馬尼的這個啊!?唉呀,抱歉抱歉,我不知道這件事。是說你的咖啡要加多少糖?」
大衛一手比著小指,另一手將手伸到了桌邊擺著的調味罐,然後對著梅林的咖啡用力地撒下。

「不、我喝咖啡不加糖的,謝謝您的好意,我再請人送一杯好了。」

這個人是怎樣啦!怎麼看我都該是被比成拇指的那方吧?而且那彷彿雪花般大把大把降落到他杯子裡的根本不是糖而是胡椒鹽啊!還有從剛剛開始就有人一直大力地用腳跟踩我的腳趾是錯覺嗎?羅馬尼真的是這傢伙的兒子嗎?太扯了吧!

(比小拇指代表女人,比大姆指代表男人,大衛的這個行為是在諷刺梅林是零號)


梅林臉上依舊掛著客套的微笑,再配合對面大衛燦爛的表情,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幅和樂融融的畫面,這種兩邊明明都笑呵呵背地卻波滔洶湧的修羅場讓羅馬尼覺得在剛剛吃下去的胃藥發揮作用前,自己可能會先胃穿孔而死。

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在兩邊還在你笑笑我呵呵時將梅林身前那杯表面浮滿胡椒粒的咖啡一口氣喝下,一口氣竄上的嗆味及苦味混合在一起,讓他差點嘔了出來,強忍著從嘴巴竄入鼻腔及喉嚨的不適感,羅馬尼一手拎起了包包跟外套,另一手抓著有些被他的舉動嚇到的梅林,瞪了大衛一眼後拉著梅林走出咖啡廳。


「唉呀,這孩子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本來只想逗弄一下的說……
大衛搔搔頭,看了看被羅馬尼一口喝完的咖啡杯,大量的胡椒粒混著少許的殘液,那灰黑的濕潤顆粒讓大衛想起了被大雨洗刷過後的柏油路。

是說,羅馬尼就算了,為什麼我還要連那個誘拐我家可愛小孩的輕浮男的咖啡錢也一起付啊?




「唔噁……」羅馬尼用雙手摀著鼻子與嘴巴,深怕一不小心又會因為反胃而吐了出來,大量胡椒造成的刺激感至今仍讓他的嘴裡活像是被萬針刺過般的難受,剛剛已經在公園的廁所吐過了一遍也漱過口,但胡椒鹽咖啡對於飲食口味如同小孩子般的羅馬尼來說還是太重了些。
梅林坐在他旁邊,輕輕地拍著他的後背,然後扭開了剛剛跑去便利商店買的礦泉水瓶蓋,遞到羅馬尼面前。

「能喝水嗎?」

「嗯。」

羅馬尼點點頭,接過水瓶,然後連灌了好幾口,這才稍微緩解了嘴裡的刺激感。


「沒事吧?明明不用刻意喝下那杯飲料也行的啊。」

「呼……因為不那樣做的話,大衛會很煩。必須直接讓他知道說整你的話我不會袖手旁觀,大衛雖然那個樣子,但是不會作出任何對我不利或是傷害我的事,只要他明白戲弄你會牽連到我的話,他就會收手了,反正以他的個性大概就是臨時想到所以來看看,明天就回去了吧。」

一口氣說完後,羅馬尼再度喝了一大口水,接著嘆了口氣,將頭靠在梅林的肩上,閉上眼睛,像隻被順毛的貓般任憑對方的手指在自己的髮間滑過。


「羅馬尼跟父親感情很好呢。」

「啥?!」

梅林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羅馬尼瞪大了眼,將頭從對方肩上移開,不可置信地看著戀人。

「因為,你從來都沒有跟魔法梅莉……或是我商量過你父親的事啊,代表對你來說他並不是值得困擾的事不是嗎。」

梅林笑著說完這句話,卻發現原本看著-甚至可以說是瞪著他的羅馬尼在聽完後,無力的垂下頭。


「我就老實說了吧……就算我再怎麼沒神經,也不可能對著梅莉商量會在兒子小學運動會時搭訕同班家長的老爸的事啊!」

「咦?」

「那個時候我才小學三年級……結果他來參加運動會時,搭訕同學的媽媽的時間比幫我加油的時間還多。」

………………

「而且還對著來加油的同學姊姊大喊亞比煞、亞比煞的,結果運動會結束後,全班、甚至還有隔壁班的家長都告誡他們家的孩子別跟我來往。」


這可真是……本來只是想緩和氣氛說的話卻沒想到直擊了地雷的中心點,哪怕是平日油嘴滑舌、能言善道的梅林也不禁有點尷尬。


「不過在那之後、我過生日時,那傢伙又送了大量的糖果餅乾給全校的小孩,你也知道小孩子是很容易收買的生物,所以我也沒有真的因此被人霸凌或是排擠……只是,不太知道怎麼應對他的那種感覺吧,所以乾脆就維持這樣比較好………


羅馬尼說著,頭越垂越低,連頭上那搓容易翹起來的呆毛也跟著下垂,看他這個樣子反而讓梅林笑了出來,想當然引來了羅馬尼不滿的瞪視。

「笑什麼啦你!」

「沒什麼,只是我覺得這樣子好像一邊照顧懷孕害喜的老婆一邊聽她抱怨岳父的故事的感覺。」

「啊哈哈,是喔,那你今晚睡沙發。」

「欸欸!?」






羅馬尼是被胸口傳來的濕濡觸感給喚醒的,本來裹在睡衣及被子裡的肌膚突如其來的接觸到了冷空氣,使得身體自然的一顫,因此而弓起的背部反而讓自己身上的某個部位更加貼近了襲擊者。

羅馬尼不用睜眼就知道自己胸口現在一定有顆白白毛毛的腦袋卡著,才剛剛入睡就又被吵醒實在不是件讓人愉快的事,他伸出右手推了推壓在身上的人,而對方也一樣跟他伸出了右手-但卻是伸往別的地方,不斷的用拇指磨蹭著容易起反應的前端。


「唔……不是說讓你今晚睡沙發的嗎、嗯……

胸前的紅點被含著,外加敏感部位被人握在手中,反而使得羅馬尼的抗拒聲帶了點欲迎還拒的味道,連原本推著梅林的手都改為抓著他的衣襬。


「嗯~羅馬尼你昨天說『今晚睡沙發』,所以我可是有乖乖地在十二點前都睡在沙發上喔,不過現在已經過了十二點,隔天了!就不算在今晚的定義內了唷。」


「你這────────」這近乎無賴的詭辯讓羅馬尼的睡意完全被驅趕了,正想推開梅林時,對方卻快一步的整個人壓在他身上,手腳並用的磨蹭著他的敏感帶。


「因為天氣很冷,自己一個人睡更冷了嘛~羅馬尼你也很冷吧?大哥哥我現在就讓你暖和起來唷。」
這麼說著的白髮無賴用嘴堵住了羅馬尼本欲說出口的抗議的同時順便拉下了他的睡褲。



腦袋隨著對方一次次的衝刺而變得混混沌沌的,經由尾椎傳上來的快感使得羅馬尼的言語能力幾乎要退化成嬰兒般,只能憑藉著本能發出各種動聽的呻吟。


即使已經裸裎相見不下百次,但腰部被緊抓著、雙腿分到最開的姿勢還是讓羅馬尼覺得很羞恥,他掙扎著想要換個位置,但是扭腰的動作反而更加刺激埋在自己體內的人,梅林拉起他的腿,將膝蓋架到自己肩上,輕輕啃咬著羅馬尼的膝蓋內側,甚至更進一步地用舌頭舔著膝窩。


潤滑液及體液與衝刺的動作發出的滋咕聲細小卻明確的迴盪在房裡,耳側還不時傳來好聽的低語,但內容卻盡是些讓人臉紅心跳的下流調情話,更讓羅馬尼感到害羞的,是自己居然還因此起了反應,變得更努力配合梅林的動作。



「至少、把燈關掉……」不只臉頰,就連耳朵都已經紅得快跟頭髮混成一體的羅馬尼微弱的抗議,這傢伙剛剛居然在他失神的時候把床頭燈開到最大,即使用雙手遮住臉,依舊能感受到光線的存在,這種像是把最私密的部分攤開在陽光下的羞恥感讓羅馬尼難以承受,他甚至在想乾脆把枕頭抓起來,讓臉埋在裡面算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只有我能看到啊。」
梅林雙手稍稍使力,將羅馬尼拉起,讓兩人以連著的方式變成了騎乘式,羅馬尼像個撒嬌的孩子般,把臉埋在梅林肩上,生理性的淚水使他的眼角變得通紅,令人聯想到繪本上的小動物。


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將戀人圈的緊緊的,體液與汗水將兩人的身體都弄得黏答答的,每到這種時候,羅馬尼都會反射性地想要去沖澡,但梅林反而很享受這種觸感,用鼻子嗅了嗅羅馬尼的頭髮,再用舌舔了舔對方臉上及脖子上的汗水,最後在啃個兩下,彷彿動物劃記地盤似的,將自己的印記烙印上去,結果聽到了細若蚊鳴的抗議。


「你倒是動一下啊…………不!沒事!」無意識的抱怨完後這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正想當作沒說過時卻直接被推回了床上,梅林拉開嘴角,此時的笑臉在他眼裡看來彷彿獵食前的大型貓科,羅馬尼頓時覺得欲哭無淚,禍從口出是萬年不變的真理,而現在他即將用身體再度切切實實的體認一次。





帶著滿面的春風將羅馬尼送到醫院,梅林在臨走前還不忘偷個吻再抱個兩下,最後才依依不捨的目送對方進電梯,而與那滋潤到彷彿會發光的臉孔相對的,是一臉睡眠不足樣的可憐醫生,有些不爽地瞪著那張笑得彷彿有花在開的表情,羅馬尼在廂門關上的同時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然後將背靠在電梯角落,在這個小小的立方體將自己送到辦公樓層的數秒間短暫的閉上雙眼。



哼著輕快的小調,吃得一臉饜足的梅林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出醫院中庭,想著戀人被疼愛到雙眼通紅的模樣真的好可愛唷,不過害他睡眠不足還是有些心疼……這周末帶著他去做個小小的甜點巡禮好了,正當他一邊走一邊在腦中規劃著要怎麼約會比較好時,眼前突然冒出一個人影,讓他停下了腳步。



「您好啊,如果要找羅馬尼的話,他已經去上班了唷。」
看到那人的瞬間,他覺得自己的臉反射性地抽搐了一下,但想著他好歹是羅馬尼的父親,因此梅林還是迅速地換上了營業用的笑容。


「不、我是來找你的。」

「我嗎?」

此時的大衛看起來很正經,跟昨晚那個頂著張娃娃臉講瘋話的怪叔叔完全不同,那雙透徹的綠眸讓梅林覺得他跟羅馬尼果然是父子。


「你呀、過去戰績似乎挺輝煌的嘛!真是讓人羨……咳!這次打算把我家的孩子當作新的戰利品嗎!」


「戰利品?怎麼會呢?他是特別的唷,可以的話我甚至想像童話那樣,把他關在高塔上,讓他當個只屬於我的長髮公主呢。」

笑盈盈地說出了很危險的話語,對於大衛將自己過去的風流史調查的一清二楚這件事,梅林並不意外,雖然羅馬尼說不用理會,可他覺得要是能讓大衛認同他們的話,羅馬尼應該會很開心。

雖然昨天才剛認識,但他已經從對方的言行很清楚的認知到對大衛不能用正攻法,故意半真半假的試探,通常聽到那種活像恐怖情人的發言, 正常的家長多半會嚇到想把自己的孩子帶得遠遠的,之後謝謝不聯絡。

但大衛果然如他所料的,沒有驚慌也沒有直接叫他不准再接近羅馬尼,只是以雙手抱胸靠在電線杆上的姿勢望著他,像是在推敲他方才說的話到底有幾分是真的。


「雖然我知道我家的孩子很可愛,不過監禁是犯法的啦!而且你那只是普通的獨佔慾吧,就像小孩巴著喜歡的玩具不放那樣,等到哪天膩了就一腳踢開。」


「唉呀?就算羅馬尼想踢開我,我也會努力地抱住他的腿讓他走不了喔。」

「我們說的是不是同一國語言啊……現在的年輕人真麻煩,裝瘋賣傻的一點都不懂得尊敬老人家。」

大衛換了個姿勢,從靠著的電線桿上直起身,雖然身高較梅林矮了些,但是那銳利的目光還是直直地盯著梅林的瞳孔,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樣。

「不過、對於你保護了他還受傷的這件事,作為父親我倒是該向你說聲謝謝就是。」

「嗯…...但您看起來似乎不怎麼信任我的心意呀,不如這樣吧,作為交換,我讓您捅一刀如何?」

「啥!?」

如果說剛剛梅林的發言聽起來有點恐怖情人的傾向的話,那麼現在的發言無異讓他看起來像個瘋子了,就連大衛也不禁皺起了眉頭。

「我不會去報警,也不會告訴羅馬尼,保證一切都不會牽連到您,您覺得一刀不夠的話要我付出其他的代價也行。」

「你也太瘋狂了吧,我可是和平主義者耶!」

「啊哈哈!就算是我,面對生平第一次最想得到的東西有可能被奪走的恐懼,也無法心平靜氣的唷。」

梅林的嘴角是揚著的,但是眼神從頭到尾都沒有在笑,這點他相信大衛也看出來了,兩人就這樣對峙了數分鐘後,最後是大衛先嘆了口氣,聳了聳肩後把身子靠回電線杆上。

「真是的……那孩子挑對象的眼光真差。」

「咦?我倒覺得他是世界上眼光最好的人喔。」

「你到底知不知道羞恥心這三個字怎麼寫啊!」

「知道啊,我會寫十三個國家的版本唷。」



啊啊啊真是的……他只是來探望一下自家可愛的兒子的呀!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啦好麻煩!
大衛甩了甩頭,再度站直身子,死死的盯著梅林。


「那麼你的提議我就先保留著吧,如果你讓他哭的話,不要說一刀,我還要拿石頭砸你!」


「沒問題,不過如果是在某些情況下弄哭羅馬尼的話,這點就請您多包涵了。」


「所以我說那孩子的眼光果然很差……還有!昨天幫你代墊的咖啡錢給我吐出來。」


「抱歉抱歉,昨天我直接被拉走了所以沒注意到,作為賠罪,我招待您去這裡有名的女僕咖啡店如何?裡面的女孩子們質量很高喔。」


「你很上道嘛,小子!想不想看看羅馬尼以前超超超超級可愛的照片啊?」


「請務必讓我看看!不過代價……您要的似乎也不是錢,這樣吧,等下次您來探望他時,我讓他改口叫您父親如何?」


「欸~那種死板板的稱呼一點都不可愛,要叫爸爸!語尾還要帶點撒嬌的語氣才行。」


「好的,爸爸~!」

「由你來講怎麼感覺好噁心。」







「哈啾!」

「沒事吧,羅馬尼?感冒了嗎?」

突如其來的大噴嚏引來了同事的關注,羅馬尼對著雷夫擺擺手表示不要緊,雖然過度操勞的腰部很痛,不過好在今天的工作量不大,應該可以早點下班去衛宮屋買這兩天剛上市的新品蛋糕。

回想起那位褐膚主廚的好手藝,羅馬尼的周圍不自覺地開起了小花,沉浸在幻想吃到美味甜點的幸福氛圍內,而在此同時,梅林的手機裡多了一個新的神祕資料夾,而裡面滿滿的都是大衛的壓箱寶。




 (完)

留言

熱門文章